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记-农业执法-石家庄市农业农村局
您的位置:首页
 >> 农业执法
 
农业执法
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记
发布时间:2024年02月06日 10:52  来源:农民日报
农民日报·中国农网记者 焦宏 李秀萍 王艳

 

  

  

 

  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记

  

 

  2023年10月18日,河北省石家庄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联合元氏县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在该县殷村集贸市场开展“送法下乡进村,助力秋收秋种”普法宣传活动。 资料图

  

  

 

  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记

  

 

  河北省石家庄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人员到种子经营门市进行执法检查。 资料图

  

  

 

  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记

  

 

  2023年8月20日,河北省涿州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高官庄中队组织防疫人员正在勾兑消毒液,准备对养殖圈舍进行全面消杀。 资料图

  

 

  冬寒前后,雪晴时候,本报记者一行先后赴多地实地调研采访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持续走深走实的情况,叩响农业综合行政执法人员的心扉。

  革故鼎新带来气象万千。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厚植为农执法根脉,已经收获花繁叶茂,抒就执法新篇。农业综合行政执法队伍行而不辍,唱响护农兴农“四季歌”。从五谷丰登到六畜兴旺,有他们为农执法风雨兼程;从稳粮保供到江河安澜,有他们奉法兴农负重致远。他们不畏寒暑,终年奔走在执法一线,稻麦炊香里、鸡鸣鱼跃处、牛羊欢腾时,都有他们为农执法保驾护航的身影……

 

  

 

  一

  孕沙成珠,应潮而兴

 

  伫立在岁月之门前,追根溯源,农业综合执法改革始于原农业部1999年起在农业系统的探索推进。截至2017年底,全国99%的农业区县、80%的地市开展农业综合执法。然而,当时农业综合执法主要集中在种植业领域,畜牧、渔业、农机、动植物检疫等其他领域的执法职能并未完全整合,未能根本性破解农业执法多头、分散、力量薄弱等问题,执法机构职能界定不科学、执法队伍素质参差不齐、保障不到位、着装不统一等问题依然突出。

  默向长天觅新路,终循上策驾青云。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的持续走深走实,可谓孕沙成珠、因潮而生、应潮而兴。

  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明确要求在农业、市场监管、生态环境保护、文化、交通运输等5个领域整合组建综合行政执法队伍。截至2022年底,省市县三级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机构应建尽建,除沿海、内陆大江大湖和边境交界等少数渔业执法任务较重、过去已经有渔政执法机构的地方,继续在农业农村部门内设置相对独立的渔政执法队伍外,各地农业农村部门已基本实现一支队伍管执法,集中行使农业执法职责。

  待人诚恳,言之有物。这是记者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调研时,对该支队党委书记、支队长许光的最直观感受。许光告诉记者,3年多来,“四梁八柱搭起来了,现在执法干部队伍梯次配备合理。”徒法不足以自行,执法奉法,仰赖人力。在许光看来,提升执法能力、加强技能培训,是农业综合行政执法人才培养的关键。技能培训,宛如把铸剑炉膛赋能烧热的过程,炉膛烧得足够热,铸出的宝剑才能足够锋利。

  石家庄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副支队长赵振宇每年都会参与农业农村部相关执法培训。他说:“一线执法人员对业务培训的需求很大、学习意愿很强。他们最关注的是,如何快速准确发现问题,在执法办案中怎样理解好、适用好法律。”河北省农业综合执法局三级调研员任廷表示:“这几年,农业综合行政执法队伍的学习热情更高了,对业务培训的要求和期盼也更大了。”

  上有顶层设计擘画,中有监管部门要求,下有执法办案需要。勤学苦练强本领,正逐步内化为农业综合行政执法队伍的自觉行为选择。守正创新,千方百计倡建学习型组织,已成为一些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机构的工作重点。

  长沙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局党总支书记、局长黄毅,人到中年,依然葆有激情,是独具公共管理意识的一位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干部,带领长沙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局率先探索地方农业行政执法机构与高校“法治+”合作模式。从一开始设想与高校法学院建立合作关系,长沙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局的合作对象选择就非常明确,希望与深耕行政法学领域的高校法学院合作。经过筛选,他们最终与湖南师范大学签约,联合创建“农业行政执法赋能乡村振兴研究基地”。

  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工作不为人知,是基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人员的普遍感受。护农兴农、服务三农、执法为农、奉法强农——这些词汇,是各地常年奔走在一线的农业综合行政执法人员对农业执法工作的最直白概括。

  实际上,不仅农村的事情并非都由农业农村部门负责,即使是农业农村部门管理的事情,也并非都由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机构负责。“农业综合行政执法范围具有法定性、有限性、动态性。”农业农村部管理干部学院农业农村法治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杨东霞如是说。

  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权责法定,实行目录化管理。农业综合行政执法队伍统一负责执行有关法律、法规和规章赋予农业农村部门的行政执法职能,统一行使兽医兽药、生猪屠宰、种子、化肥、农药、农机、农产品质量等有限领域的执法职能,执法种类也主要是行政处罚、行政强制以及相关的行政检查职责等。

  在湖南省农业农村厅法规处处长聂建刚看来,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以来,各地农业综合行政执法队伍实实在在交出了成色十足的护农兴农答卷。

  

 

  二

  纲举目张,执本末从

 

  公平办好案、公正办铁案、匠心办难案、巧手办细案。2023年10月31日,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一起以禽苗养殖订单农业为由的新型坑农诈骗案。该案涉案金额298万元,为75名养殖户挽回损失257万元。这起案件背后是一个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最终使坑农诈骗团伙受到应有惩罚的故事,也是一个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机构全链条发力深入推进执法规范化建设的故事。

  2021年6月10日,浏阳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接到一位王姓养殖户投诉举报,称其从某短视频平台看到相关养殖信息,与浏阳市某农业公司签订订单合同,根据合同约定,他购进鸡苗3000只,合同承诺会以每斤28元价格回收。随后,该养殖户收到从苏北某孵化厂发出的鸡苗,没成想短短一周,鸡苗死亡率就高达八成以上,联系商家沟通没有下文。

  一年时间里,浏阳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陆续收到外地不同养殖户的9起类似投诉。经过会商讨论,执法人员一致认为这些订单农业的投诉背后可能存在涉嫌诈骗的团队运作。2022年5月,浏阳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将相关线索和证据移交至浏阳市公安局食品药品环境犯罪侦查大队。以诈骗罪立案侦办后,利用技术侦查手段进一步摸清涉案公司人员、资金、禽苗流向等信息。2022年7月20日,浏阳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和公安机关联合行动,分赴常德、岳阳、长沙三地抓获嫌疑人40余名。再后来,公安机关继续侦查深挖,直到案件侦查终结,进入审查起诉……

  与时偕行,行而不辍。2023年1月1日起,新修订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施行,明确规定实施农产品质量安全承诺达标合格证制度是一大亮点。新法实施不久,湖南省常德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就办结这样一起案件。

  2023年1月12日,湖南省常德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在农产品质量安全执法检查专项行动中,对常德某蔬菜有限公司进行执法检查时,发现该公司销售豆芽菜未按规定开具承诺达标合格证,执法人员当场下达责任整改通知书,责令2023年2月1日前按要求限期整改。后经调查证实,自2023年1月1日至2023年3月8日,该公司销售豆芽菜均未按照规定开具承诺达标合格证。常德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依据《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并参照《湖南省农业行政处罚自由裁量基准(农产品质量安全)》的规定,对该公司作出罚款300元的行政处罚。

  纲举目张,执本末从。常德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党总支书记邹劲松表示,支队承上启下构建执法体系,承办部、省、市交办的案件线索,牵头办理跨区域案件,指导澧县、桃源、石门先后建成全国农业综合行政执法示范窗口单位,协调推进长江十年禁捕,牵头与益阳、岳阳签订边界执法协同协议等。这几年全国各级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机构执法为农、奉法强农,聚焦重点领域加大执法力度,服务保障粮食安全的种子和耕地两个要害,围绕品种权保护、长江禁渔、农资质量、农产品质量安全、动植物检疫等领域精准发力。自2023年10月起,涿州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及时开展秋季农资打假专项治理行动,力保灾后秋收秋种顺利进行,守稳守牢粮食安全底线。截至当年11月底,7个执法中队先后出动执法人员500余人次,深入全市大大小小农资门市部,检查农资生产经营单位250余家次,保障农资质量,净化市场环境,还走村串户、张贴消费预警海报。

  2018年至今,全国各级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机构累计查办各类违法案件42.1万件。

  

 

  三

  执法为犁,法佑农家

 

  2023年5月,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农牧和科技局接群众举报,称乌拉特前旗某农业科技公司销售的“京科糯XX”玉米种子出苗率低。乌拉特前旗农牧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执法人员随即实地核查并依法抽样送检,发现涉案种子采用“白皮袋”包装,无产品标签和产品名称,且发芽率70%明显低于国家标准,为假劣种子。

  至案发时,该公司已向4名种植户销售种子4.52万公斤,货值金额310.06万元。经进一步查明,该公司系与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某农业发展公司签订糯玉米订单种植回收推广合同,购入种子并将该批种子全部销售给涉案农户。因两公司行为均涉嫌构成犯罪,2023年6月,乌拉特前旗农牧和科技局依法将该案移送乌拉特前旗公安局,公安机关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对当事人进行立案侦查。

  案发后,4名种植户属地农业农村主管部门协调乌拉特前旗某农业科技公司向农户提供质量合格的玉米种子并指导农户补种,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有力维护了农民合法权益。

  以法为凭、循法而行、执法为犁、法佑农家。自从2020年启动实施持续5年的农业综合行政执法能力提升行动以来,各地持续加大执法力度,充分发挥执法护农作用,全面支撑保障三农中心工作。

  2021年3月,湖南省长沙市农业农村局接到群众举报,称有人在湘江望城段从事非法捕捞活动。经前期摸排、蹲点掌握线索后,农业综合行政执法人员联合当地公安人员实施收网,当场抓获正在进行非法捕捞的李某等3人,查获橡皮艇1艘、禁用渔网40余副、渔获物130公斤。李某等人在禁渔区使用禁用渔具非法捕捞水产品的行为涉嫌构成刑事犯罪,长沙市农业农村局依法将该案移送当地公安机关。后经公安机关进一步侦查,打掉非法捕捞团伙2个,刑拘犯罪嫌疑人9人,缴获非法捕捞快艇2艘、渔网200余副,查获渔获物1000余公斤,涉案金额80余万元。

  从扬子江畔到九曲黄河,农业综合行政执法队伍接续不辍、履职尽责,不仅护佑“万家闾井俱安寝,千里农桑竟起耕”,同样庇护“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河北省石家庄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的执法队员徐立江告诉记者:“执法办案的关键是发现线索,违法行为经常发生在不容易发现的地方,执法队员得有像鹰一样善于观察的眼睛。”2021年在一家兽药生产企业进行执法检查时,一间破旧小屋和企业负责人慌张的神情当场引起徐立江的注意,经过检查,从中发现大量涉案产品。还有一次,在对一家兽药经营企业依法检查时,徐立江敏锐察觉到院内一辆轿车可疑,随后在后备箱内发现违法产品。

  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的执法人员许卫则表示,要想做好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工作,不止是查办具体案件,还要结合案件办理以及日常巡查中发现的问题,以告知书、建议形式发出农业综合行政执法部门预警,辅以有的放矢的“对症开方”,兼顾执法与服务。

  2022年,石家庄市藁城区西关镇后西关村一位甜瓜种植户求助到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称其种植的甜瓜发生药害,挂果后停止生长。许卫闻讯赶赴该农户地头调查,摸清产生药害的原因系超剂量用药,且农药经销商没有尽到用药指导义务。许卫及时联系农药经营者展开多次调解,及时为农户挽回经济损失4万余元。

  事实上,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以来,各地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机构都在不断拓展执法办案新领域,实现从零到一的突破。长沙市综合行政执法局挂牌成立后,先后查处湖南省首例开展新兽药临床试验应当备案而未备案案、长沙市首起宠物诊疗机构未按规定处置诊疗废弃物案,开出长沙市首张农业领域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

  行政执法工作面广量大,一头连着政府,一头连着群众。能用法律手术刀精准解剖问题时,慎用斧头,善之善者也!

  

 

  四

  奉法兴农,负重致远

 

  千古名篇《岳阳楼记》写尽洞庭湖畔好风光。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以来,持续保持重点水域“江清湖净”,打好打赢禁捕持久战和长江、洞庭湖生态安澜保卫战,成为湖南省岳阳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工作的重头戏。

  岳阳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党委书记、支队长李华平告诉记者,现在支队受理的案件中将近七成是渔政案件。渔政执法,往往需要长时间蹲守偏僻地方,“白加黑”“五加二”的连轴转,是家常便饭。

  岳阳市湘阴县2019年12月率先在湖南省实施重点水域禁捕,县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渔业渔政执法中队的蒋光辉,坚守渔政执法一线20年。同蒋光辉一样,湘阴县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大队长甘坚锋也是一位资深渔政执法人员。2023年11月16日,记者得知,无论是甘坚锋,还是蒋光辉,都是血吸虫病感染者。

  原来,洞庭湖区一直是血吸虫疫区,特别是岳阳县、华容县、湘阴县、临湘市、汨罗市以及岳阳市的岳阳楼区、君山区、云溪区等长江、洞庭湖区域,均为血吸虫高发疫区。这些区域,同时也是非法捕捞和渔政执法重点区域。岳阳市市本级及相关县市区渔政执法人员常年在湖区开展执法工作,接触疫水频次高,感染血吸虫病的比例较高。据不完全统计,岳阳市因从事渔政执法工作而感染血吸虫病的在职执法人员有240余人,约占总人数的68%,成为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工作的主要职业病之一。

  地有南北,米分籼粳。农业综合行政执法队伍的职业病风险,不论水乡泽国还是牧野草原都会面临。在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阿拉善盟、呼伦贝尔市、鄂尔多斯市,农牧业综合行政执法人员谈起职业病风险,提及频次最高的是感染人畜共患病的风险,尤其是感染布鲁氏杆菌病的可能。调研中,不止一处的农牧业综合行政执法人员反映,当地有的动物卫生监督执法人员已经感染布鲁氏杆菌病。同时在执法过程中执法相对人不配合,有可能发生冲突造成执法人员人身伤害。例如在整治私屠滥宰违法行为时,违法行为人持有屠宰刀具,存在因为扣押违法行为人的物品时违法行为人不配合产生冲突造成执法人员人身伤害的风险。

  中流击水,奋楫者进。在河北省涿州市农业农村局党组成员、涿州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副大队长董明看来,涿州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之所以能在2023年京津冀特大洪水灾后应急、重建工作中脱颖而出,恰恰体现深化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的成果。根据中办、国办改革指导意见,涿州市实行“局队合一”体制,3年多时间运行下来,权责明晰、上下贯通、指挥顺畅、保障有力,执法工作的执行力和公信力大为提升。

  推进京保农业执法协作机制,是河北省保定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抒写执法新篇的路径选择。如今,保定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已与北京市房山区等毗邻区县建立执法工作战略合作关系,实现统一联合检查,统一定期会商,统一互看联查,统一立案协查。2023年以来,双方已先后5次开展区域联合执法,对毗邻区域农资、动物卫生监督等工作开展联合检查,杜绝监管真空。

  保定市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成立以来,直接查办涉农违法案件数量明显增长。采访所及之处,湖南省长沙市、常德市、岳阳市的情况异曲同工。如果用“强身健体”来比喻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从市级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这几年的执法实践来看,称得起“坚实的腰部”。

  革故鼎新带来气象万千。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厚植为农执法根脉,已经收获花繁叶茂,抒就执法新篇。农业综合行政执法队伍行而不辍,唱响护农兴农“四季歌”。从五谷丰登到六畜兴旺,有他们为农执法风雨兼程;从稳粮保供到江河安澜,有他们奉法兴农负重致远。他们不畏寒暑,终年奔走在执法一线,稻麦炊香里、鸡鸣鱼跃处、牛羊欢腾时,都有他们为农执法保驾护航的身影……